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1节 墨笔(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庄依婷修道时间还很短,还没有养成修道之人的那分果敢狠辣之心。

其实她也知道梅展鸿能被救回来的可能性比较低。

换成别的心狠手辣之人,一剑就了结了梅展鸿。

“桀,桀……”

半人半鼠梅展鸿没有领情,他发出似人声亦似鼠叫的怪笑,飞跃而起,向着庄依婷抓来,出手之时,劲风激荡,毫不留情。

“烈阳拳!”

在对方扑来的瞬间,庄依婷飞旋而起,从袖中连出数拳,拳头中带着强烈的阳刚锋锐气机,火属性的罡风击在梅展鸿身上,冒出一股股黑烟。

梅展鸿的元神已经被鼠王给吞噬,但鼠王并没有继承梅展鸿所有长处,虽然梅展鸿体内还有寒冰真元,可它却没有法子催动剑术和冰蛇索。

挨了几拳的梅展鸿不再强攻,如一只灵活老鼠一样左右乱跳,十分灵活。

“庄仙子,我助你一臂之力,早点擒拿他离开这儿”

冯林祭起狮吼符,一只巨大雄狮出现,左跳右窜的大黑鼠露出拟人讥笑,一低头钻了地底消失不见。

冯林冷笑一声,翻手朝地下丢出一张黑色灵符,这张灵符如遇无物地钻入地底。

紧接着大地深处传来沉闷的响起,好似地底深处有巨型怪兽活动一样,刚刚钻入地底的黑鼠仓促地从地底跳出,神色有些惊慌意外。

吼!

雄狮咆哮,音波震荡,一道道无形波纹向着梅展鸿轰击而去。

冯林根本不是想生擒他,而是想灭了梅展鸿,他可不是庄依婷,冯林出身散修,跟散修逞凶斗狠过,散修虽然实力弱,但互相压榨时的心狠手辣比起世家弟子还野蛮。

声波过后,半人半鼠的梅展鸿被声音吹得皮开肉裂,显现白骨。

庄依婷也被巨大的狮吼之声震得头昏眼花。

轰!

这时大地裂开,露出了一张黑洞洞的大“怪嘴”。

庄依婷色变,掌中玉符再度闪出无数火光,她神念锁定了这突然出现的怪嘴。

“别慌,那是我的太岁符!”

冯林大叫,只看那怪嘴向前移动,坚硬的石头如水流一般向四周散开,巨大的嘴巴咬向了受伤了梅展鸿。

太岁,这是一种奇兽,平时深深藏在地底,有如顽石一般可以千年不动,它天生擅长控土,但它人畜无害,不会主动生起事端。

可谁在太岁旁边,动用土系法术挑衅太岁,就会引来太岁的强大攻击。

不过眼前这儿的不是一个真正的太岁,只是一道太岁符,如果真是太岁,那刚才钻入地底的‘梅展鸿’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

就在太岁要咬到半人半鼠的梅展鸿时,一个魔爪从黑暗中伸出,一把抓爆了太岁。

“有点门道,没想到在这破落的地方,还能遇到一个会炼制太岁符的人,跪下臣服吧,否则本王就把你两练成眼前这个鼠奴一样的存在!”

“你还没死?”庄依婷惊叫道,望着黑暗中重新出的巨鼠。

“呵呵,本王哪是这么容易死的吗,不过是想让你们两个先得意一下,小丫头,你手中的玉符还能发出几次,威力像刚才那样的一击”

正要激发玉符的庄依婷手上一缓,这枚宝符就是她最大的底牌,这枚玉符只能激发三回,第一回在演武殿体验了一把。

第二次便是刚才,如今只剩下的最后一击。

“不要害怕,他不敢上前,就是忌惮着玉符的力量,咱们小心退走”

冯林大叫,为庄依婷打气,他右手悄然握住一只朴实无华的毛笔。

这笔的笔杆修长光滑,似普通竹子制成,笔杆上隐隐有刻度,内部中空,有整整一笔管的未知浓墨在其中,笔斗包裹着一簇墨黑色的毫毛。

当他执出这笔时,一股莫名的气机充斥于石洞之中,巨鼠嗅了嗅,一对绿眼放出光来,盯着冯林手中之笔,神色有些激动。

“小辈,你把你手中的笔丢下,本王就放你一马,让你离去!”巨鼠口吐人言说道。

冯林好似有几分意动的样子,他说道:“我凭什么信你,谁知道你会不会言而无信,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本王是圣界鼠神,怎么会骗你这小小蝼蚁,把笔留下,本王就放你走,甚至可以传你一些无上道法,让你横行此界,成为无敌存在。”巨鼠的声音中透着极强的诱惑之力。

冯林眼中闪过若有所思的目光,笔尖一振,一抬手,笔上闪出万丈虹光,照亮了整个黑暗的石洞。

光明让黑暗中的一切都不再神秘,压抑神念的那股力量突然消失,庄依婷和冯林两人同时看到前方虚空中有一个半月型的孔洞,正源源不断从里面冒也黑气,时不时有一头小型异兽从中窜出。

“我当你是什么妖,原来你是魔,尝尝我的画的御魔符”

冯林一笑,握笔虚空画动,每写一笔都有些吃力,廖廖数笔之后,笔上墨汁在空中凝成一条黑色锁链,向着巨鼠头上套去。

自称本王的巨鼠眼露凝重,它向后飞退,而那条黑色锁链像一条神龙,不断追击,当它难以闪避之时,巨鼠喷出一口黑光,凝成一座小山,迎向锁链。

“轰!”

锁链重重砸在黑色小山之上。

这口由魔气所化的小山立即裂开几条巨大痕迹,冯林大喝,“庄仙子,快帮忙!”

庄依婷手中玉符立即发亮,夺目火光再起,刹那间,焰火之中,一道神芒凝聚而出,

庄依婷并指成剑,朝目标一点,火剑朝着那座小山激射而去。

吟――

一剑过后,青石被一分为二,而地面则留下了一道十丈长的的沟壑,那巨鼠消失不见了。

“斩中了没有”冯林问道。

庄依婷迟疑回道:“好像没有!”

“吱吱,本王遁术无双,岂是你们两个小辈能够伤到,你们两个成功激怒了本王,留下做本王的鼠奴分身吧”空间似水波一样晃动,一头大黑鼠得意扬扬出现在两人面前。

冯林脸色骤然变得难看起来,翻手拿出了一叠灵符来,每一张符都流光溢彩,看似不凡。

“嘿嘿,小子,原来你也只能堪堪催动这支符笔,若是能够催动十次八次的话,本王或许还真有点麻烦”

冯林回道:“谁说我只能催动一次,你上前试试,我再给你画道御魔符”

“丫头,还有宝符没有,没有的话,本王可就要出手了”灰鼠没理冯林,怪笑之后,冲庄依婷叫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