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三十五年前,甚至更早,这条马路的围墙里,白天黑夜响着震耳欲聋的尖叫声,电极棒熔炼炉料的声响,丝毫也没有引起围墙外面路人的格外注意。铸造车间紧挨着工厂大门,有点影响整个厂子的形象。但是没办法。第一机械厂是个老厂,厂里的工人一说起自己的厂子,都能如数家珍地说出许多值得自豪的历史,其中,铸造车间的人总会说,铸造车间在解放前,三四十年代就是军工厂,像炼钢和造型这两个跨的厂房,就是三四十年代的老厂房,动也没动过,能用到现在,那真叫一个绝。拿现在盖的厂房比一比,根本没法比。进厂大门,从传达室往右面一拐,一排柳树后面,先是一排灰黑砖平顶排房,有炼钢工段的更衣室,和车间洗澡堂;。再往前,右面靠厂墙的,是车间技术组的几间平房办公室,也是灰黑砖墙面,都是老房子。技术组往前,左面就是连成好几个跨的老厂房。先是一个从来没关过大门的门洞,往里面一看,倒是能看清里面近处的人,再往远看,越看越模糊。近处有两个穿着粗帆布工作衣,戴着已辨不出原本白色的鸭舌工作帽,从一侧的小耳房里出来,冲着对面靠在墙根一个铁柜子上,身穿同样工作衣的两个年轻人说:“差不多了,舀样哇。”长脸的年轻人主动说:“刘师傅,我来哇?”被叫做刘师傅的,精瘦身材三十出头的男子,看看他:“你行了?”长脸年轻人慢腾腾笑着说:“呀,试一试哇。”说着,刘师傅走到离铁柜不远,一个比平房高,圆糊糊肚子,头上有一圆圈盖,周身还有许多架子管子的大家伙一侧,把一个手柄一压,顿时,一个呼呼冒着火晕的口子打开。往里面一看,黄红色的内墙,像夏天落日前,悬浮在天边的桔云,也像一堵涂抹极其均匀的橘粉色墙面。长脸年轻人套上宽大的帆布手套,把鸭舌帽沿上的遮光墨镜翻下,拿起长长的铁柄舀勺,走近几步,将舀勺腾一下担在火口沿,伸进去,模仿着师傅的样子,将舀勺长柄抬高,像舀水一样,舀了一勺,抽出来,颤微微地,向地上一个有眼镜盒大小的模子里倒。倒好了,也学着师傅的样子,把舀勺往地上一扔。另一个矮胖年轻人,笑嘻嘻地戴着手套,小心试探去握摸子手柄。长脸年轻人说:“慢点,还烫了吧。”刘师傅对另一个小眼睛说:“大臭,去和段长说一下,冒口该换了吧?”被叫做大臭的小眼睛说:“我不带去,让他们去问问。”他指那两个年轻人。刘师傅说:“可你妈的,他们刚来,知道个啥了。”说着急匆匆往外走,“把样子送到化验室。”炼钢工段离车间办公室不远。刘师傅没找见段长,往车间办公室湾一下,猫了一眼。左面两间是主任办公室,他往右面一猫,问一声:“俺们段长不在?”一个正伏在桌子上写着什么的女工,抬头看一下,说:“没见。”刘师傅见是高车组的人,就顺便说:“钢炉上一会儿要吊东西呀。叫你们高车组赶快去个人。”伏在桌子上正写字的女工头也没抬:“我正有事呢,你去告他们就行了。”刘师傅没好气地走了。出车间办公室门,迎面和一个四五十岁胖男子差点相撞,男胖子大着嗓门说:“啊呀呀,走上这么快,这是要咋了?”后面跟着也是一个胖子,是个女的。刘师傅说:“车师傅,见俺们段长了没?”男胖子车师傅说:“唉,刚才回去。”车师傅进来,一见伏案写字的女工,说:“呀!红枫,能者多劳啊!”后面进来的女胖子,附身看看,嘴里不住地啧啧:“呀呀,看人家红枫,写的字多漂亮呢。”低着头急着写字的红枫只是笑笑。车师傅问女胖子:“你也找工会主席哩?你找工会主席干啥呢?”还没等女胖子回话,车师傅又粗声大气地说:“你们化验室倒是清闲呢,现在就下班了?”女胖子不紧不慢地说:“我是上午班。你找贾主席干啥呢?”“干啥呢?没事就不能来了?就你能来?”车师傅笑说。正说着,车间工会贾主席进来,看着当间站着的两个人,笑:“看你们两个,可能是车间最重的两个。”紧随他进来的中年男人,嗓门比车师傅还大:“来,比一比,看看谁重?”车师傅说:“唉,老鬼,我和你说……”跟着贾主席进来的老鬼,好像没听见车师傅的话:“比一比,打赌,赌一把看你俩谁重。”贾主席坐下,喘口气,还是笑:“我看还是变梅重。”车师傅不服;“嗨———,没法比,没法比。一看就能看出来。”老鬼不干:“那能从表面看呢。必须过秤才行呢!”“过秤也是我重。”车师傅说。“脱了衣服过秤!要净重,不要毛重!”老鬼囔囔。一旁写着字的红枫,已经笑的止不住了。

书首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