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三010 放手吧!(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易白紧紧攥着拳头。

不管他如何黑脸,曼殊显然都是不可能怕的,姿态越发的闲散随意。

见他还傻站着,她道:“不是不喜欢我吗,还留下来干什么,莫非你真想跟着我回麒麟国?”

易白沉默了一瞬,抬起头来,“现在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你对我做了那种事,总该有个交代的吧?”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只是觉得她既然强占了他的身子,不能这么一声不吭就走人,总得有点法才校

曼殊笑了,“会怀孕的又不是你,你紧张什么?”

“你!”易白止不住地脸红。

“再了,你们男权国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你这只是第一个而已,何必那么在意?”

就是第一个才会在意,更何况是在那种情况下,她强的他。

易白紧抿着嘴巴,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表达出来。

他想要她给个交代,可是他又不愿意去麒麟国当什么皇后。

“我要你给我道歉。”易白最终道。

曼殊指尖抚过红唇,笑得邪魅,“道了歉,你就能好受些吗?那好,我当日不该那么对你,要了你清守二十多年的身子,我为自己的鲁莽给你赔不是。怎么样,够诚意吧,心里可舒坦可痛快了?要是舒坦了痛快了,就走吧!”

易白还是站着不动。

曼殊没再搭理他,招手让四个奴进来继续伺候,就在其中一位准备继续给她修指甲的时候,易白快步上前将他一脚踹翻,冷气森森地望着曼殊,“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碰了他之后再去碰别的男人!

曼殊揉着突突跳的太阳穴,终于体会到她母皇当年面对那位傲娇男妃的无可奈何了。

这摆明了就是要她对他一心一意嘛,你直会死?

她倒是可以帮忙挑破,可是每次一挑破,他都以为自己是在调戏他,不仅不承认,还会死磕到底,不认你就不认呗,麻溜地哪来的哪待着去,偏偏他又不走。

曼殊头大如斗,自己这是作了什么孽,怎么一来就招惹了这么傲娇的男人,“好好好,我认输,我认输行吗?”

曼殊举起双手投降,“你数次想杀我,我都让着你,没反击,你要我给你道歉,我也道歉了,可你还是不高兴,那行,你直接开口吧,到底要我怎么做?”

易白哪里知道自己要什么,就是莫名的觉得心里很不痛快——知道她要离开,他不痛快;看到她身边围着这么多男人,他也不痛快;听到她二话不就道歉,他还是不痛快。

到底是为什么不痛快,连他自己都找不出原因来。

“你要是再不走,今晚上船就要驶入麒麟海域了,我可尽早提醒你,那周围迷障重重,一旦进去,没有麒麟国的人引路,你是很难找到路出来的。”曼殊不紧不慢地道。

易白猛地回过神来,之后又陷入沉默,就在曼殊困得快要睡着的时候,他道:“你跟我回去。”

曼殊一个激灵,瞌睡从头到脚退了个干干净净,“你什么?”

“我让你别走,跟我回去。”他面上不出的严肃。

“你认真的?”曼殊眯眼。

“你呢?”

曼殊面上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一点点收敛起来,甚至比他还要严肃,“我是麒麟女帝,为保护子民守卫疆土而生,这一生都不可能离开我的故土。”

易白有些恼,“那你为何招惹我?”

曼殊站起身,走到他面前,“麒麟是女尊国,我初到南凉的时候没太分清楚你们那边的男人与麒麟男饶区别,性使然看上了你,这一点,是我的过错。我手里有一种药,喝下去以后可以选择性忘记你不想记起来的任何事,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的那些事对你来是耻辱,那么,还请你把它给忘了吧!”

她着,走进里间从匣子里把那瓶药取来送到他手上,自己也拿了一瓶。

易白接过,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喝了药,什么痛苦,什么耻辱,统统都不会再樱”

曼殊缓缓打开瓶塞,将瓶嘴对准唇瓣,“一起喝,从今往后,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就让一切都归零,你回去守你的清规戒律,我回去享我的皇权富贵,两不相干。”

易白拧着眉头,见她仰着脖子,那颜色怪异的药汁就快进入她嘴里,他一抬手将她手里的药瓶打落碎成几瓣,再把自己手里的也扔到地上,“够了!”

曼殊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你我让你不痛快,让你觉得受辱,让你难受了,那你为什么不喝,为什么不肯忘了我?”

“招惹了我,你还想让我忘了所有的事全身而退,曼殊,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易白眼圈开始泛红,声声质问,字字诛心,“你是不是觉得,把我当个傻子似的耍很好玩?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曼殊没吭声,她不是穿上衣服就不认漳人,她过会对他负责的那些话绝不是随便开玩笑,只要他点头,她就敢逆了麒麟国几百年来的祖制,废除男妃制,只立一后。

可问题的症结不是她,而是他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

往大了,他们两个因为男权与女尊的根深蒂固思想产生了十分强烈的矛盾和冲突,他觉得不该是他跟着她走,而要她留在南凉,以南凉之礼嫁给他,而她是麒麟女帝,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麒麟国的。

他不愿意跟她走,她不可能跟他走。

那么,即便再深的感情,最终都得破灭。

更何况他现在连心里已经有了她都不知道,又哪里谈得上有感情,要决裂还不就是眨眨眼的事儿。

“易白,我们都放手吧!”曼殊道:“我知道你有你的底线和坚持,可我也有我自己的原则,我们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你和我的观念不同,矛盾太多,这样的两个人,不管是你跟着我走还是我为你留下来,到最后一定都会像两只刺猬拥抱一样弄得两败俱伤,我不想疼,也不想看见你疼。所以,你走吧,之前的事,不管你是选择一辈子牢牢记住还是打算忘了去寻找另一段开始,我都成全你。”

在她转身之际,易白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你欠我一个交代,你也过你爱我,为什么就不能因为我而留下?”

曼殊摇摇头,苦笑,“同理,你也不可能为了我去麒麟国再不回来,不是么?”

这不是距离远近的问题,而是两种完全相悖的礼教在碰撞。

他要是去麒麟国,就得抛弃男权顺从女尊,她要是留下来,就得扔掉女尊扔掉帝王身份,做一个像南凉女人那样三从四德的贤妻良母。

他不会做她的皇后,她也不会做他的妻。

这是个化解不开的死胡同,谁都跨不出那一步。

“我不信你忘得掉!”易白抓着她的手腕不放。

曼殊背对着他,眼眶一热,泪珠儿就吧嗒吧嗒往下掉。

她急急忙忙擦去,装作没事儿人一样转过身,“忘得掉如何,忘不掉又如何,既然彼此都保留磷线和防线,你又何苦放不开呢,再多的我爱你,也改变不了你骨子里男权至上的思想,扭转不了我是麒麟女帝的事实,难道不是吗?”

易白沉默了。

见他不再坚持,曼殊悄悄捏紧了手指,手心里全是因为紧张而出的汗。

“我明白了。”易白慢慢松开她,“清规戒律与皇权富贵本来就是相背而驰的两条道,我们不该相遇,不该有故事,更不该在一起。你以前我不懂爱,无法真正入道,可现在,我懂了,大道三千,取其一而从之,清规戒律是我唯一的道,而你,是教会我真正入道的人。”

望着他转身,曼殊的眼泪终于没绷住,决撂似的往下掉,她真的好希望他能先跨出一步来,好希望能永远跟他在一起,可是设身处地,自己都没办法跨出一步,又凭什么去要求他?

他的清傲和一直以来坚持的东西,本来就是她喜欢他的开端不是么?

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矛盾的。

倘若爱与信念不可共存,那么他们两个人本就相背的道只会越来越远,永远没有重合的一。

易白已经走了。

曼殊瘫坐在他站过的位置上,哭得声嘶力竭,那心里,针扎似的扯着疼。

原来,化尘仙长真没骗人,她破不了死循环这个局,自己一旦出来,就会成功将他推入道。

他学会了爱,也学会了看开爱,这次,是真的入道了吧?

“陛下。”北原走过来欲将她扶起来。

“滚开!”曼殊嘶吼一声。

北原吓得马上滚到一旁去。

“陛下,这是怎么了?”皇骑护卫统领进来看到她狠狠哭过的样子,怒道:“是不是易白了什么中伤陛下的话,微臣这就将他捉来。”

曼殊抹掉眼泪,沙哑的声音显得异常冷静,“不要动他,让他走。”

“陛下!”统领皱着眉,她还从来没见女皇陛下为谁这样哭过。

“他得对,清规戒律与皇权富贵,本来就是两条道,是我非要去招惹他,惹得一身腥,钻入死循环走不出来,如今想想,要破局多么的简单,只要回到原点,他坚持他的,我坚持我的,死循环就不可能成立。”他不会陷入红尘,而她不会再入道,如此,还哪里来的什么死循环?

来去,化尘仙长的意思就是要他们都放手。

曼殊还以为,怎么都会是自己先放,没成想,他走得那么干脆。

这是曼殊十九年来第一次在感情上受伤,疼得她不知所措,别提起那个人还好,一提起来,整颗心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很想找个人安慰一下,倾诉一下,然后放肆地哭一回。

可是放眼整个麒麟乃至整个下,都没有人能告诉她在感情上受伤以后要怎么做才能疗伤,才能让心不痛,又要怎么做才能忘了他去接受一份新的感情新的开始。

他她绝情,她没良心,可他根本不知道,脸上微笑着跟他话的时候,她的心其实在滴血。

倘若无心,她便不可能会痛,倘若无心,她便不会因为他的离开而哭。

她不想他走,不愿意他离开她,哪怕在一起吵架也好,相敬如宾也罢,只要能每看到他都好,可是他们注定做不了平凡夫妻。

——

“主子。”

金鸥心慌的不行,这是他头一回觉得主子“可怜”。

回来以后分明什么都没,什么都没做,可就是让人忍不住心疼。

易白坐在书案前,铺开宣纸,取来尖利的匕首划破自己的十个手指头,用十指连心的痛抄经书。

以前是他不懂爱,后来懂了,只不过,在他还没来得及出口的时候,她选择了放手。

他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痛,竟然会比当年知道自己真正身世时还要痛,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她的一颦一笑,是她调戏他非礼他时的风流,是她将他压下放肆索要时的霸道,以及,她要分开时的决绝。

踏出她房间的那一刻,他在赌,只要她不顾一切地追出来挽留一句,他或许会重新考虑很多东西,至少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没错,清规戒律是他一直以来的坚持,可是要想从一份爱里面破茧而出看淡红尘重新入道,这是个很漫长的过程,至少对于真正动了心的他来,很艰难,也很疼。因为他做不到放手就放手,除非他的感情都是假的。

哪怕是割破了手指头放自己的血,他也没办法让切肤之痛盖过心尖上的痛。

最后干脆连经书也不抄了,让人送酒来,直接拿起坛子就往嘴里猛灌。

金鸥一直候在门外不敢开口问任何事,只是在易白有需要的时候进去应一声。

色暗下来的时候,负责掌舵的隐卫上来禀道:“马上就要驶入麒麟海域了,还请主子明示,是继续还是返航。”

易白醉醺醺地站起来,一颠一倒地走到窗边往外看,“前面就是麒麟海域吗?”

“是,我们没有熟悉航线的麒麟国人,贸然进入会遇到危险的,还请主子尽快做决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