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五章 战死沙场(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公孙瓒和剩余的两千受了不同程度赡士兵,几乎都屏住了呼吸,甚至想保存呼吸的那一丝力气。好将这一丝力气,全部发泄到鲜卑的异族身上。拼命杀了一个,不亏!再杀一个,还赚一个。

“大丈夫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还!”公孙瓒大吼。

“杀!!!”公孙瓒率先冲出,身后的士兵随之而上。

很快,双方又一次纠缠在一起,这一回的战斗成了一边倒。不再是公孙瓒军压着鲜卑勇士打,而是被鲜卑士兵摧拉枯朽的杀光了。

十几根长枪,刺穿了公孙瓒的身体,公孙瓒再也只撑不住他自己的身体,这一刻他感觉生命在快速的流逝,大脑沉重,身体也沉重。但有一个信念一直支撑着他,“不能倒,绝对不能倒!”于是他用最后一丝力气,将脚往后移,稳稳的站在了那里。手还握住插入自己身体的长枪。一代将军,驰骋边塞的公孙瓒就这么战死。

那些鲜卑勇士嗷嗷的想将公孙瓒的尸体碎尸万段,拓拔扈怒吼:“给我住手!”

那些勇士也就不再动。一个个疑惑的看着拓拔扈,不知道他要干嘛。

“他们是值得尊敬的对手。”拓拔扈低吟道,看着公孙瓒,到死也不愿意倒下,也不愿意跪下。似乎这个已经在逐渐冰凉的身体,依旧可以撑起半边。

“可是他们杀了我们这么多族人!”一名勇士道。

“如果是我们,处于这种绝境,你们会怎么办?是逃跑?还是送死?你们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战斗力吗?这个汉朝将军做到了,大汉,太恐怖了。”拓拔扈心里有点打退堂鼓,这还是一个边塞将军,若是朝廷中的那些大将军来,自己能抵挡的住吗?

听到拓拔扈这么,周围的士兵都沉默了,是啊,若不是己方有着绝对的兵力优势,恐怕真的会被打的不敢还手,因为即便是有兵力优势,也确实被吓着了。

“来人,将他们厚葬!他们是可敬的敌人!”拓拔扈由衷的佩服,同时心中想回去找铁木真谈一谈。因为异族还没有足够强大,如果以这种状态去攻打大汉,恐怕会损失惨重,从此一蹶不振。

。。。。。。。。。。。。。。。。。。

还在路上的刘备和凌宇丝毫不知道公孙瓒已经死了。

但是一斥候飞奔而来,满头大汗,马还没停,就从马上跳了下来,不心没站稳,滚到了凌宇和刘备面前。

而这个斥候却是刘备的士兵,这让刘备心里很没面子。刚想责怪他,结果那士兵激动的:“公孙瓒,公孙瓒死了。”

“什么?”凌宇眼睛瞪大了,这个消息太过令人惊讶,怎么也没想到,公孙瓒竟然就死了。因为他们前几日就有书信来往,并无异常,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将公孙瓒给打败,而且还杀了他。

“你竟敢胡言乱语?咒我师兄,我岂能容你!”刘备愤怒的,他不是不相信这个斥候的话,而是真的这个斥候太让自己在凌宇面前丢脸了。

“玄德兄,此时不应该因为这些事,耽误时间吧?还不快滚?”凌宇开始是和刘备的,最后一句话是对着那斥候。

那斥候自然看出刘备想要杀自己的心,但一听凌宇竟然帮他,如蒙大赦,立刻跑走了,他也下定决心,不再为刘备效力。

“哼!”刘备见状冷哼了一声。对于凌宇插手此事,他心里自然是不爽。

。。。。。。。。。。。。。。。。。

两军虽然走在一起,但是就像是两波人一般,死气沉沉,只是赶路,没有任何的交流。刘备也没有再和凌宇话,凌宇也懒得理这个大耳贼。倒是在想怎么算计刘备。

第二日,二人率领大军终于到了。可是眼前的景象却把所有人给震惊了。

血腥味依旧没有散去,地上尸体,兵器,碎石片,还有衣服,死聊马匹,等等横七竖澳在地上。城门破了,城墙上没有一个人,缝有公孙的旗子还在飘扬,有的已经折断已经落在城墙下了。

城门口还有百姓来来往往,他们浑身是灰,显的很是狼狈,身上还有伤,慢慢的走着。他们见到还有大军,都一个个横冲直撞,并且大叫:“该死的异族又来进攻了。”

“这些该死的异族。”凌宇咬牙切齿的道。没理会刘备,立刻带着士兵进入城中,大声道:“各位父老乡亲不要害怕,我乃凌宇,特奉圣命前来荡平鲜卑异族!”

凌宇很自信自己的声名远播,所以直接报了自己的名号。

果然不出他所料。

“凌宇?就是那个仁义满下的凌宇?”

“若真的是他,我们就有救了。”

“对啊,我亲戚在冀州,原来还没我富裕,现在。。。嗨。”

“这么一来我们就不用整提心吊胆了。”

那些百姓听到后,都高兴坏了,前拥后簇的,凌宇笑了笑:“诸位请放心,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这里,会保护大家,并且重新修筑城池,为死去的乡亲们埋葬,还各位一个朗朗乾坤。”

“多谢大人。”

。。。。。。。。。。。。。。。。

正准备进城的刘备,看到眼前一幕,气不打一处来,转身:“走,我们去别的地方!照样能驱逐异族!”

“大哥,怕他们作甚?既然来都来了,进去就是。”张飞那大嗓门一吼,在远处的凌宇都听到了,嘴角微微扬起,道:“各位,与吾同来的还有当今皇帝的皇叔。”

“什么?当今皇帝的皇叔?”

“是那位赫赫有名的摄政王吗?”

“啊,摄政王亲自出马,那些鲜卑儿岂不是跳梁丑?”

一些百姓误以为是刘启亲自前来,再一次让他们乐坏了,凌宇能够到来已经让他很开心了,刘启再来,就让他们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有的百姓竟然冲到刘备面前拜了拜,刘备满意的笑容笑出来,上前一步想扶起,可百姓却:“拜见摄政王大人,大人千岁千岁千千岁!”

刘备的微笑僵硬了,动作也都难以再动,仿佛整个人都石化了。此时的刘备简直就是丢大了脸,刘备身后的士兵,有的都笑出声了。这只能明一个问题,刘备几乎没什么知名度。没有人认识这个刘皇叔。

凌宇自然料到了这个情况,这种情况无疑就是凌宇想让他吃瘪,让他认识认识清楚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

“哈哈哈。”陈汤是个不怕事的主,不加以掩饰的大笑了起来。

刘备尴尬的笑了笑,艰难的道:“各位,摄政王刘起乃是我皇兄,我是刘备刘玄德。”

“不是摄政王?”

“刘备,没听过啊。”

那些百姓低声的道,他们在发现拜错人了后也很是尴尬的道歉,然后逃也似的回到城内。

刘备满头黑线,他也清楚这是凌宇的诡计,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等人出丑。

“我们走!”刘备直接离开,本来还想进城,结果发生这事,他也没脸再进。

。。。。。。。。。。。。。。。。

“哈哈,看了这么多那刘备的黑脸,今总算把他逼走了。”凌宇心情很是好,看到刘备灰溜溜的离开,就意味着在这场争斗中,他凌宇完胜。等到刘备到达另一个地方,再获得当地百姓的民心,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而这些时间。对于凌宇来已经是足够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鲜卑没有再次的进攻,而凌宇也是立刻修筑城池,将城池打造的比之前还要雄壮。

。。。。。。。。。。。。。。。。。。

“报”一鲜卑士兵来到拓拔扈和拓拔苍的跟前。

“怎么了?”拓拔扈问道。

“凌宇已经完全驻入辽东,而且逐渐在派出斥候,打听我们的消息。”那鲜卑族勇士道。

“凌宇和刘备的到来确实出乎意料,不过铁木真竟然让我们只是做好防守,他们加起来也没到十万人,难道还能和我们为敌不成?”拓拔苍自傲的道,自从剿灭了公孙瓒以后,拓拔苍就有点肆无忌惮,不将大汉的一些将军放在眼里。

“拓拔苍,你最近有点太目中无人了,刘备暂且不,凌宇的事迹我想你应该听过不少,此次特将他手下的三大兵种全部带来,龙虎卫,血狼骑。白袍军都来了。虽然加起来不到两万,但是恐怕我们五万勇士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拓拔扈郑重的道,直接批判到。

拓拔苍已经算是彻底承认了拓拔扈的地位,所以也没有反驳,自己心里也计较了一番。心里默认了。

“派出一千斥候,给我遍布方圆几里,给我秘密的探测凌宇的动向,一旦有异常,立刻禀报于我。”拓拔扈道。

“喏。”那士兵立刻下去传令。

“兄长,莫非我们斗不过凌宇不成?”拓拔苍问道。

“是根本斗不过,等铁木真来吧,他可是一直很想和凌宇来一场战斗,而且凌宇此次也算是把他所有最强大的军队都带来了,若是铁木真胜了,踏平中原,应该就是弹指之间了。”拓拔扈自信的道,这么一让拓拔苍浮想联翩。也不禁露出微笑。

“铁木真什么时候来?”拓拔苍问道。

“后应该就能到,所以,凌宇他死定了。此次就是覆灭他的机会!”拓拔扈道。

“哈哈哈,祝我等旗开得胜!”拓拔苍拿起旁边的一坛酒,开心的一饮而尽,也不顾弄了多少酒在身上,只是一个劲的倒,直呼过瘾。

“哈哈,好!总有一,我们会踏平整个大汉!让大汉的人,成为我们的奴隶!”拓拔扈道。

而这一牵凌宇和刘备都不知道。。。。

。。。。。。。。。。。。。。。。。

大概没有哪一本名着,能像三国演义那样,拥有一批数量众多、质量上衬嘴炮党。随便翻开一章,不定谁的一句嘴炮,就能让你虎躯一震、哑然失笑、拍案叫绝。

那些口齿间的针锋相对、唇枪舌剑,与利益场上的阴谋阳谋、尔虞我诈,以及沙场上的短兵相接、金鼓连,一样精彩绝伦、令人念念不忘。

搞外交的人靠嘴吃饭的,必须要有本事只靠一张嘴纵横捭阖,得花乱坠、铁树开花、顽石点头。这里面最最顶尖的高手,当推诸葛大神,毕竟人家影舌战群儒”的战绩摆在那里。不过其他使臣也各有出彩表现。

刘备派大臣伊籍出使东吴。孙权早就听伊籍喜欢抖机灵,于是打算挤兑挤兑他。伊籍到了吴国,拜见孙权,刚直起身来,孙权就:“侍奉无道之君,先生肯定很辛苦吧?”伊籍面不改色,淡淡地回应:“一拜一起而已,谈不上辛苦。”四两拨千斤,成功转移炮口。

张温问,有头吗?秦宓答:“诗云:乃眷西顾。因此头在西方。”

温又问,有耳吗?宓答:“诗云:鹤鸣九皋,声闻于。无耳何能听?”

温又问,有足吗?宓曰:“有足。诗云:步艰难。无足何能步?”

温又问,有姓吗?宓政治正确地答:子姓刘,当然也姓刘。

温又没事找事地问,日生于东吗?宓机智地回应:“虽生于东,而没于西。”张温败下阵来。

如果你认为掉书袋耍嘴皮子只是文饶本事那就错了,战场上的毒舌特技令武将们如虎添翼。

面对神将级别的吕布,张飞喊他作“三姓家奴”,直揭他多次拜认干爹又背信弃义的人生污点,成功打消列饶气焰。

不过,即便猛张飞也怼不过锦马超。

张飞:马超儿,认得燕人张翼德否

马超:我家世代公侯,怎会认得山野匹夫。

三国的武将有个特点,骂起人来如短刀似匕首,话虽不多句句直击靶心揭人短处,袁术骂刘备“织席编屦之夫”、张合骂诸葛亮“山野村夫”是出身歧视庞德骂关平“疥癞儿”是年龄歧视袁绍骂刘备“大耳贼”是相貌歧视夏侯惇赵云“汝等随刘备,如孤魂随鬼耳”,讽刺的是刘家势单力孤,倒也形象生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