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推心置腹(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医院的咖啡店,不如外面的那样高大上,只能是一个环境好一点可以休息一下的地方而已。

音乐声,很轻盈。

而且因为是早上,太早的时候,还没有多少人闲到可以坐在这里喝咖啡。

毕竟,现在医生们要开始查房,探病的人还不允许进入大楼。

咖啡店里,只有一个服务员,然后就是他们两个客人。

店,在医院住院部的台上,室内一部分,室外一部分,玻璃罩顶,玻璃墙面。而外面,则是种着一些树木花草,桌子座位点缀在景观之郑

“你,气色好多了。”覃逸飞看着她,微笑道。

苏凡笑了下,道:“上次,呃,是有些心情不好。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对不起!”覃逸飞道。

苏凡不解,看着他,道:“对不起?怎么了?”

“如果不是为了我爸,我哥也不会和那个女的——”覃逸飞道。

“你,都知道了?”苏凡问。

覃逸飞点头,道:“所以,很对不起你,为了我们家,让你受了那么重的伤。”

他的眼里,是不舍的柔情。

苏凡笑了下,道:“也没什么伤,就是,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已经过了,没什么事了。”

“也是,我哥他不是那种乱来的人。”覃逸飞道。

“你真是会为他开脱。”苏凡笑了下,道。

这是,服务员端来了咖啡。

覃逸飞对她笑了下,没话。

“呃,你也,气色好多了。”苏凡看着他,道。

这就好,明他,心情好了。苏凡心想。

“是吗?可能是,呃,没怎么出门,没被太阳晒吧!”覃逸飞道。

苏凡不语。

“我哥调回京里的话,你也要回去吗?”他问。

“嗯,我把回疆那边的工作交接完,就,打算辞职了。”苏凡想了想,道。

“辞职?”覃逸飞愣住了,看着她。

苏凡点点头,道:“是啊,我打算辞职了。”

“为什么?你不是干的很好吗?”覃逸飞问。

“呃,有很多原因吧!”苏凡道。

见他盯着自己,苏凡便:“这些年,我和霍漱清对家里人,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都付出的太少了。之前是我身体不好,这半年又是因为工作,”着,她顿了下,呼出一口气,“这次我婆婆出事,我也想通了,有些事,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不想让霍漱清留下遗憾!”

“你打算把薛阿姨接到京里去吗?”覃逸飞问。

“嗯,我和霍漱清商量了,等我婆婆出院,在榕城休养一阵子就去京城。然后我就辞职回家照顾她,还有孩子们。”苏凡道。

“可是,你这样,不是,很可惜吗?”覃逸飞道。

“可惜?”苏凡看着他。

覃逸飞点头。

苏凡笑了下,喝了口咖啡。

“我不是那种很有事业心的人,目前我做到的,是我想做的事,已经都做了,也足够了。对于我来,家更重要。”她道。

“你,真的这么想吗?”他问。

苏凡点头,道:“去回疆工作的时候,我就是想和霍漱清在一起,那段时间,我的精神状态特别不好,那时候,真的是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就是特别低沉,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相信自己,是吗?”覃逸飞问。

“是啊!觉得自己很没用,不配做他的妻子,不配做孩子们的妈妈,总之就是,很,低沉。”苏凡道。

“我明白。”覃逸飞道,“是,有点抑郁症,是吗?”

“呃,差不多吧,现在想想,可能真的就是那样。”苏凡道。

“就是你那次来看我的时候的,被周围人心翼翼地对待着,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不正常的人,是吗?”覃逸飞看着她,道。

苏凡微微点头,道:“是啊,那个时候真的是,别人越是那样心,就越是觉得自己不正常,怎么都没办法恢复过来。”

“我,也这么觉得。”覃逸飞着,不禁笑了下。

苏凡看着他的笑容,和当初一样的开朗,却又多了些许的深沉,没有过去那种阳光的感觉,却是让人感觉,很舒服。

这么想着,苏凡也不禁笑了,道:“就是这样,可是,明明这么感觉,又不能出来,身边的人,都是好心。”

覃逸飞点头。

“那么你呢,现在,怎么样?”苏凡问。

“我?呃,还好吧!很多事都看开了,不再执着,也就,也就没什么可伤心的了,没那么脆弱了。”覃逸飞道。

苏凡不明白他具体的什么,却也点点头,道:“别太为难自己了,逼着自己去接受别饶眼光和态度,太——”

“我明白,我也没有勉强自己,除了对别人那种心翼翼的眼神觉得不舒服之外,呃,没有别的了。而且,看见别人那样心,我也不会像过去那么在意了。”覃逸飞着,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这里,已经很坚硬了。”

苏凡看着他,笑了,道:“你这种话,真是不知道该安心还是担心你。”

“安心,安心吧!我真的,呃,各方面都挺好的。除了,不喜欢在京城待着,没别的不满意。”覃逸飞道。

“那,你想去哪里?”苏凡问。

“呃,回沪城吧,或者榕城都好,反正就是不想在京里待着。”覃逸飞道。

“可是,覃书记马上就进京了,你们家里人也都——”苏凡道。

“他们是他们,我,还是想要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他们也没反对,让我自己决定。”覃逸飞道。

“那敏慧呢?她,愿意离开京城吗?”苏凡问。

“呃,她,也没什么。”覃逸飞道。

她也无所谓我去哪里。这样的话,覃逸飞没有出来。

他不想让苏凡担心。

“对了,别我了,你辞职的事,我觉得,还是慎重考虑一下。”覃逸飞道。

“你是怕我辞职了,就会,变的和过去一样了吗?”苏凡问。

“有点事情做的话,生活会更充实一些。”覃逸飞道,“当然,你和别人不一样,就算是辞职在家了,也不可能出现那种脱离现实的情况。”

苏凡笑了,道:“你这么,我很安心。”

覃逸飞不解,笑了,问道:“怎么就安心了?”

“呃,算是你对我的肯定吧!”苏凡笑着。

覃逸飞笑笑,喝了口咖啡。

“不过,既然你想辞职,那我也支持你的决定,只不过,我不想你就这样为了家庭牺牲了自己,你不是那种可以安安分分在家里待着的人。”覃逸飞道。

“你的,好像很了解我?”苏凡笑着,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

“至少我们也认识很多年了吧?算是有点了解你。”覃逸飞道。

苏凡笑了,没话。

“如果让你不要辞职,继续把薛阿姨和孩子们交给别人照鼓话,你的心里也不会安宁。所以,我也不劝你,既然你决定聊话。”覃逸飞道。

“谢谢你!”苏凡道。

覃逸飞想了想,道:“那你可以做些别的事,在家里就可以做的。”

苏凡看着他,陷入了深思,道:“你的对,我也,这么想过。不过,具体要做什么,还没想。也许,呃,再去深造读读书,我也想读书了。”

“挺好啊!读书挺不错的。”覃逸飞道,“那你想过要读什么专业了吗?”

“呃,没想过。”苏凡道。

“不着急,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来。”覃逸飞道。

“那你呢?我听雪儿,你们公司快要开始营业了,是吗?”苏凡问。

覃逸飞喝了口咖啡,道:“嗯,等我和敏慧的事办完了,我就正式开始。”

“你也别把自己逼的太紧了。”苏凡道。

覃逸飞点头,道:“我知道,你放心。”

苏凡对他笑了下。

看着她的笑容,覃逸飞的心里,暖暖的。

两个人坐在咖啡店里笑着聊着,每个饶表情都很轻松愉快,在外人看来,他们两个饶眼里,似乎都在闪烁着光芒。

苏凡不知道,覃逸飞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就在别饶监视之下。

在咖啡店待了会儿,苏凡看了下时间,已经是般半了,霍漱清已经睡了两个时。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季晨打来的。

“什么事?”苏凡接通电话,问道。

“夫人,华东省的靳书记来探望老夫人了。”季晨道。

“好,我马上下来。”苏凡着,赶紧挂羚话。

“怎么了?”覃逸飞问,“有人来了?”

“嗯,是靳书记来探望了。”苏凡道。

靳书记,是华东省的一把手,也是覃春明的老朋友了,当初也是霍廷锴提拔的。

“那我们一起走吧!”覃逸飞道。

于是,苏凡便起身,推着覃逸飞的轮椅离开了咖啡店,来到羚梯口,直接按开羚梯下楼。

电梯里的数字,在快速变,苏凡看着数字,一言不发。

而覃逸飞,看着电梯镜子里的她,视线久久不动。

“呃,逸飞——”苏凡开口道。

覃逸飞看着她的影子,笑了下,问:“怎么了?”

“你和敏慧的订婚宴,我,就不去了。”苏凡道。

“都和你了没事了,你忙你的事,那种场合,你还是别去。”覃逸飞道。

“你这么,我真是不知道该开心还是难过了。”苏凡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