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三章 习谷毒,开怪方(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从儿念及昨夜冷萧的本事,情愿相信冷萧也有治病救人的能耐。

她眼闪过希冀,知道问与不问都没有意义,很快会知道答案,且也无法改变答案。

可她依旧忍不住小声问道:“冷先生,我娘的病你能治吗?”

冷萧看了她一眼,她并未从这个少女眼看到极端的神色,而是一种平和,不论得到怎样的结果都不会奔溃的平和。

这很好,毕竟残酷的世界,只适合坚强的人。

冷萧说道:“很巧,这个病我能治。”

“真的?”从儿喜极,担忧之情瞬息散了,只要冷萧说的话,她相信,没有一点犹豫的相信。

而从儿母亲躺在床,听见冷萧的话也并没有任何反应,甚至眼也并没有什么神光。

常人哪里能够熬过这一份痛苦?只有让自己变得麻木,无知无觉,才能感受不到这份痛苦。

冷萧将从儿母亲的眼睑打开一些,细探了心脉,又道:“只是毒已深,即便救回来,也可能恢复不了自己的意识。”

从儿闻言,脸容光又黯淡了下去,紧紧抓着冷萧手臂,哀求道:“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娘!”

冷萧点头:“我既然帮你,一定会全力施为。不过,你首先要思考一个问题,想清楚了,详细说与我听。”

从儿立刻问道:“什么问题?”

冷萧道:“夫人并不是生病,而是毒。而且别说这座大山,即便是整个原,也找不出这样的毒。”

“这种毒来自习谷,距此地何止十万里,且道路险峻,即便骑着马,昼夜兼程,也要数年。”

从儿始才想起此前冷萧说的话,不禁喃喃道:“毒,怎么会毒?娘一定不会去过什么习谷的,她很少离开家门,最多是到田埂里走一走,去邻里串一串。”

在从儿思索时,冷萧已离开屋子,前去村的草庐抓药。村子里只有一个郎,没有专门的药铺。

草庐并不远,片刻已至。内里不大,一览无余。有个半百老汉半赤着身,挽着裤管,正在教两个学徒辨药。

他见到冷萧进来,抬了抬眼睛,温和笑道:“抓药还是看病?”

冷萧道:“抓药。”

老郎对两个学徒吩咐了几句,便引领冷萧往前走。他笑问:“先生不是本村人,听闻昨夜有个外来人在山救了从儿,是先生吧?”

冷萧道:“不错。”

此时,正在辨药的两个学徒少年抬头看了冷萧一眼,彼此对视,欲言又止,又低下头去。

老者笑道:“听闻先生伏虎擒熊的能力,实在令人敬佩,村子里世代都是猎人,却没有哪一个能够独立对抗虎熊的。”

“老人家谬赞,在下不过是习过些剑法罢了。”

二人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冷萧一边指点要哪一味药材,需要多少剂量。

只是抓到半途,老郎又蹙眉道:“这些药材的份量恐怕不对,还有几味药药性相冲,不知道先生的药方是否出了差错?”

冷萧说道:“老人家无须担心,只管将这些药材备齐便好。”

既然客人已经这样说,老郎再无话说,点点头,将药材给严严实实地包扎起来。

待冷萧离开后,两个学徒才向是松一口气,老郎不禁笑道:“此人又不是豺狼虎豹,你们有什么好怕的?”

左侧学徒道:“师父说得不对,此人能伏虎擒熊,那是豺狼虎豹还厉害呢!”

右侧学徒附和道:“我听说那些江湖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你看他,在村子里都背着剑,怀里还抱着一个女子,定是仇人太多心不安,且还是个好色之徒。”

“他定是看了从儿的美色,才救的她!”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眼十分焦急,仿佛担心从儿下一刻便会羊入虎口、受到伤害一般。

老郎笑着,直摇头,也不多言,只是敦促二人好好辨认药材。而他口则喃喃自语道:“这几味药配得着实古怪,虽不相合,却又相似,不像是两份乃至多份药方。”

“看前几味药,似乎是治失心症的,后几位药则有去毒养身之效,间几味药材,既与前后的药材调合,又与之排斥相克……”

“不对不对,理应是还缺了几味主药。”

老郎说到此处,两个学徒眼闪过一丝异色,两手发颤,手的药材直接掉了下来。

有人问:“师父,你方才说那几味药材治什么病?”

老郎顺势正要作答,此时又半恼道:“这与你们两个有何干系?玩忽懈怠,将来能有什么作为,我还指望你们能继承我的医术,这样下去,继承个屁!”

两人讪讪不答,缩了缩脑袋。

其一人嘟哝道:“师父医术高明,我们只是没想到还有师父都看不出端倪的药方。”

老郎道:“你们学医才多久,能知道什么高明不高明?闭起那一位,我这点医术简直不得台面!”

老郎如是说着,眼忽然闪过一丝亮光,似乎想到了什么。倘若有人能够开出这样古怪、连他也看不穿的药方,那一定是那一位了!

“先生,难道是先生回来了?”

如此一想,老郎立刻追着冷萧出去。当年先生曾对他点拨了两句,便如拨云见日一般,令他医术大有精进,等同他半个恩师。

即便先生并不放在心,可对他而言,却是极大的恩德。

“若有生之年能再见先生,此生可矣!”

然而冷萧脚步飞快,一出门竟已没了踪影。老郎左顾右盼,不知冷萧去路。不过村子只有这么大,又能去往何处?

他略一思索,冷萧救过从儿一命,若是会去哪一个村民家,极有可能是在从儿家,倘若先生真的回来了,也定是在从儿家。

毕竟断肠崖的木屋已陈旧,哪里能住人?

这般一想,老郎立刻眉开眼笑,朝着从儿家快不走去。

“这药方究竟是为何人而开?从儿娘正是病重,莫非是开给从儿娘的?”

“从儿娘患得正是怪病,说不得正要用怪方来解!”

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