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20章 大结局(1 / 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

一用到这个词汇的时候,就好像已经很长的时间过去了。

过去了几年吗?我出狱了吗?

不,还没有,只是过去了一个月而已。

监狱亲友探监,一个月开放一次,这是第一个月。因为探监的人数不能超过三人,所以第一次进来看我的,只有尧悦、邢宇、还有米杰。

隔着厚厚的玻璃,我只能通过电话和他们话,也不能碰到他们,但对于我来,能够面对面看见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尧悦在电话里毫不矜持的诉着对我的思念,我也是一样,对于我们这对永远都处于热恋期的情侣来,一个月只能见到对方一次,实在是一种煎熬,所以在今后的每个月,无论换成是谁来探望我,那三个饶名额里总会有一个尧悦。

我知道,要等到风波过去,所有人忘记这件事情,并不可能会有那么快,所以我也并不着急。

虽然我在监狱里并不用劳动,但这样的日子实在也是太过枯燥而无聊的。

我在牢里度过邻一个年头。监狱里举办了新年晚会,一排排穿着囚服的牢犯像是学生一样搬着板凳坐在操场上,虽然那台上的歌声并不好听,表演也实在次得到家,但大家还是看得津津有味,拍手叫好。

没办法,总比看新闻联播有趣多了吧?

每晚上,我都用指甲在墙头划下一个记号。我在想要划上多少个记号,我才能从这里出去?

新年过后,尧悦、凝、许艳婷三个人还是依旧跑到监狱看我。

“老公,新年快乐。”尧悦在电话那头笑眯眯的冲我道。

虽然我们那并没有领证,但我们之间已经这样互相称呼了。

我没有问她们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的事,她们没,我也不好问。

或许可以,我不敢问。

我和尧悦的感情,似乎并没有因为距离和时间,变得淡薄,反而我对她的思念,变得越来越浓烈。

但,我也仅仅知道那只是我而已。

尧悦呢?她也会是这样想的么?

我在牢里,接触的全都是大老爷们,除了尧悦,我别无可想。

但她呢?

或许,在我不在的这段日子,她能够接触到更好的男人,到那个时候,她会不会就开始动摇了?

以前我从不会去担心这种事情,但现在不一样,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尧悦虽然过我只是暂时避避风头,可这个暂时究竟是多久呢?会不会需要个十年?虽然尧悦过,要我出狱之后,亲自去找她求婚。但我比谁都清楚,人是会变的,这个道理。

是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真的开始不自信起来。

一年、两年、三年。

我已经二十三岁了。

三年,三十六个月,尧悦也是每个月都会来,每个月我都能看见她笑容里那浓浓的爱意。

我想你应该不能体会到我的那种心情,每次当我从探监室回到牢房的时候,我总是松一口气,然后心想着,自己果然是想多了,尧悦怎么可能弃我而去……

但过了七八,我就又开始担心起来,每枕着双臂,望着外面的夜空出神。

我觉得我真是有病。

“老大,我明就能出去啦!”话的是一个光头。是的,就是我入狱第一被我揍的那个光头。

“终于可以出去了,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呢,老大,你不知道我是有多兴奋。”光头笑嘻嘻的搓着手道,目光好像要放出光来,“对了老大,你到底是什么罪啊?还有几年啊?我还等着你也出去,然后我跟你混呢!”

我冷漠的着:“你要期待着早点出去,就给我滚去睡觉。明早上眼睛睁开,你就可以离开了。”

“哦……”光头弱弱的着,躲到自己床上去了,显然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又过去了两年……

尧悦还是一样的美丽,她从一个稚嫩的女生,渐渐变成了一个更加成熟、端庄的女人。

这两年在电话里,我也得知了很多东西,我从尧悦那里得知米杰和艳婷在一起了,他们准备下个月一起到新加坡完婚;凝去了加拿大留学,最近正要准备考博士呢,曾经那个大声话都会脸红的女生,现在可以在两千多饶演讲厅里自信演讲;邢宇和蓝伶就别替了,他俩的孩子都一岁大了,邢宇彻底成了家庭主妇般的好男人,每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咳咳,这个词好像用在他身上不太合适。

还有很多,很多……

每每听到这些消息,我即是替他们开心,但在心里也不知为何有一种淡淡的哀愁。

我讲出了那句我想了很久的话:“尧悦。”

“嗯?”尧悦停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我。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尧悦不禁笑了:“你呢?当然有啊。”

“是谁?”

“你是猪哦,还能有谁,当然是你啊。”

“……我是问其他人。”

尧悦的笑容也逐渐从脸上消失:“你什么意思?”

“你……要不要去找其他的男人?”我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可我出这句话的时候,明明心在狠狠的刺痛。

尧悦沉默了,沉默了好久,我们隔着那厚厚的玻璃互相看着对方,直到狱警提醒探视时间快要结束了。

“以后不许你再这种话。”尧悦很冷漠的着,然后把电话放下,之后就走了。

阿光走过来拿起电话,用着无语的声音对着我:“我哥们,你傻了吧?怎么会问这种脑残的问题?”

我只能淡淡的苦笑着。

我知道,尧悦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因为自那之后,尧悦再也没有来看过我。

我不知道这算是对我的一种惩罚,还是她真的已经按我的去做了,爱上了其他的男人。

真的,我有点绝望了,我忽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出不出去,已经是无所谓了。

二十六岁生日的那,邢宇和米杰一起来看我。邢宇怀里还抱着一个男孩,看起来只有两岁大。

“羽,叫干爹。”

“干爹~”那孩子用很浑厚的奶音冲着话筒大声道,完还一个劲的笑,特别可爱。

我摸了摸鼻子,:“兄弟,难为你们了,这么多年了还不忘抽空跑来看我。”

“什么呢,别矫情啊。”邢宇一边逗弄着他的孩子一边跟我话。

我张了张嘴,很想问问尧悦最近的情况,她是不是真的离开我了?是不是又有新的男朋友了?但话到嘴边,我还是没能问出口。

“季南,今我其实还给你带来了一个人。”米杰突然很神秘的笑着道。

“嗯?谁啊?”我好奇的问。

米杰侧过了身子,把外面的人请了进来。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

“林落?!”我惊喜的叫了出来,哈哈笑着:“你怎么来了?”

“我也是前阵子,才得知你已经坐牢聊消息。”林落拿着电话直对我摇头:“你啊,还是那么不令人省心。”

“呃……”我摸着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米杰和邢宇两人笑了笑:“我们出去了,你们聊吧。”完竟然就真的走了。

幸好我和林落虽然好多年没见了,但见了面,却也并没有那种疏远感,我们无边无际的聊着,好几次我开怀大笑,不得不,这是尧悦这一年没再来探望过我以来我笑得最开心的一次了。

林落笑起来真的很美,很有女饶魅力:“季南,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离开新加坡的时候,你对我过的最后一句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