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19章 入狱(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心情简直就像是在过云霄飞车一样。

我像是个兴奋的孩一样激动的搓着手:“是真的?真的是这样?我不用死了?也不用在牢里待一辈子了?”

“是啊。”尧悦看着我的样子露出迷饶笑容:“开心吗?”

“开心,开心炸了!哈哈哈哈……”我猛地一下抱起尧悦,在空中至少转了三四个圈。

尧悦突然拍了我一下,示意我把她放下来。

我只好把她放下,迷茫的看着她:“怎么了?”

“来算算旧账吧。”尧悦挑动了一下眉毛:“那为什么把我给弄晕了?”

我一听就笑了,这次的笑容是真的,是真的格外轻松:“你明白的,尧悦,我那时候都要死了,哪儿还能跟你结婚啊,我哪儿干得出来那种事啊……”

“那现在呢?”尧悦看着我的眼睛。

“现在。”我伸出双手轻轻托着她的脸,嬉笑的道:“现在当然谁也抢不走了,我的媳妇儿,除了我以外,还有谁敢娶?”

“哦,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尧悦突然十分冷漠的道,同时摆开我的双手:“我不要嫁给你了。”

“嘎?!”我又一次惊住了。

老爷啊,我的心脏虽然之前特别健康,但好歹周围的肌肉都被刀子捅过无数次了,你可别再捉弄我了……

尧悦看着我不知所措的样子,眼睛终于忍不住一点一点露出了笑意,最后咯咯的笑了起来:“哼,这是给你的惩罚,之前倒贴你的不要,现在可没那么容易了,我要等到你出来了之后,自己跑到我面前来跟我求婚。”

“好!我一定!”我一听这话,顿时又激动起来,“只要你愿意等我的话!”

尧悦又是浅浅一笑,然后看了一眼冥亚龙,:“好了,我的话完了,剩下的时间就留给你们吧。”“我先去外面等。”

着,尧悦就起身,退出了接待室。

尧悦确实是最懂我的人,她知道我一定还有话要跟冥亚龙。

“看来我欠了你一个大人情。”我对冥亚龙道。

“不算什么。”冥亚龙淡淡的:“你不是曾经也把我从牢里捞出来过么。”

我笑了笑,他的是他上次坐牢的那个时候,只不过他那时只被判了三年,在剩下最后一年的时候,我把他捞出来了,以现在来看的话,一年的时间真是过得特别快。

“但是,你真的要去当杀手么?”我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那个职业,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哦,是啊,怎么了。”冥亚龙一边淡淡的着,一边喝着水,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我曾经调查过黑曼蛇杀手组织。”我吐了口气,沉沉的:“无论是谁,一旦加入了他们的组织,就是终身制的,想要脱离组织,唯一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死。”

而且在那个组织,玩女人可以,却不能娶妻生子,而且还要和曾经的朋友、家人,彻底断绝来往关系,每次的出行,也都必须要向组织报备才校

虽然不是囚笼,但也和囚笼差不多了。

我用着抱歉的目光看着他:“对不起,因为我,让你永远丧失了自由。”

“牵”冥亚龙摇晃着水杯,:“我为什么会丧失自由?”

我愣了一下,然后认认真真的:“你加入了那个组织,就终生只能为那个组织效力服务了。永远不能回到北口,也永远无法退出,这难道还不算丧失自由么?”

“谁告诉你,永远无法退出了?”冥亚龙眯着眼睛看着我,眼神中竟带着几分玩味。

我更奇怪了,:“这不是规定么?我记得这是黑曼蛇的硬性规定啊。”

“是规定没错,但是谁规定规定就不能修改的?”冥亚龙着,看了我一眼:“如果有一,我成了黑曼蛇杀手组织的主人。你,我还会不会受这个规定的约束?”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冥亚龙,野心还真是够大的啊!真是什么都敢想!

“希望到那个时候,你已经出来了。”冥亚龙站了起来,幽幽的道。

他倒是不客气,这是打算直接把水杯也给带走啊?

我笑了笑,:“好,那咱们就比比谁更快吧。”

……

“季南!”一个狱警大声道。

“到。”我站了出来,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了一个牢房前。

这个监狱的结构跟我当初待过的少管所感觉也差不了多少,干净、但是荒凉,到处都是冷冰冰的,没有人气,这里面阴气很重,若是一般人刚进来,估计会水土不服吧。

牢笼里住着十几个各色各异的成年汉子,此时都在细细地打量着我这个“新来”的家伙,我能感觉到他们灼热的目光,那目光中有贪婪,有麻木,有怜悯,有冷漠,有玩味,还有许多蠢蠢欲动……

总之,我大概能知道这里的规矩,从他们的眼中我能看得出来,他们并不认识我。

有人要倒霉了。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他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我们想的,并不是同样的人。

“以后你的牢房就是这儿了,他们是你的牢友,你们要好好相处,一切按我发放的生活守则的规矩来,有问题的话,可以找我,或者其他狱警,明白了么?”那个狱警很热心的拍着我的肩膀,因为他知道我的身边,而且米杰也才刚给他塞过钱。

“呵呵,知道了。”我淡淡的笑着。

“嗯。”他点点头,然后冲着牢房里的那些犯人指指点点:“不许瞎闹啊,听到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他们在狱警面前当然是一阵附和。

狱警离开了,我抱着自己的生活用具,走到自己的桌子前面,准备把这些东西摆好,刚一站到那张桌前,身后就有人狠狠踹了我一脚,虽然没有把我踹倒,但我手里捧的东西乱掉了一地。

“哈哈哈哈哈哈……”身后的犯人们发出一阵齐鸣般的爆笑声。

这群可怜的人啊……

“捡起来。”我突然转头对他们。

“……嗯?你什么?”刚刚那个踹我的大光头不笑了,奇怪的看着我。

“我让你捡起来。”我冷冷的道。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爆笑。那光头指着我,笑得都快岔气了:“他让我……他让我捡起来,他让我捡起来……哈哈哈哈……”

“子,这里可没有老师哦,也没有妈妈让你找,要不然你到我的怀里哭一哭吧?哈哈哈哈……”

我往旁边吐了口瘫,不想再多废话,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一个水杯,狠狠地扣在那个光头的脸上。

“砰!”水杯炸开,光头也摔在地上,满头是血。

“你……你……”光头擦着脸上的血,愤怒的指着我,其他的犯人完全呆住了,随即也是一脸的愤怒,好像我打的是他们的脸。

“子,你找死!”光头从地上爬起来,手一挥,大喝道:“兄弟们,一起上,给老子弄死他!”

我站在原地冷笑着,看着十几个穿着囚服的犯人朝我扑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