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九章 偷神器的贼!(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还请林公子留下来与我谈谈。”

夜风衾如影随形,笑意盈盈,林启自知摆脱不得他,心下也有了烦意,当即停下转身抽出武器:“夜风衾,你打的什么算盘我是知道的,要来就来,与你一战又何妨!”

“林公子这样要打打杀杀的,夜某自然奉陪。”

夜风衾嘴角噙着笑意,手中一翻,一朵金黄色的金花赫然漂浮在他的手中转悠个不停,林启眼睛一眯,还要谈谈,这一出手就是他的拿手好戏‘飞金琼花’,此暗器灵活不,在他手中更是威力无穷!

夜风衾手指引着琼花绕身而转,一道道金色流光托起长长的尾巴,琼花摩擦虚空而发出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回想,他是手中仿佛拉起了无形的丝线,手一挥,如同陀螺般一冲而出!

嗡嗡!

只是三层之力就将这虚空扭曲,琼花闪现出无数光影,似真亦假,让人分辩不清,林启严阵以待,听得一声脆响,那琼花轰然轰击拦在身前的长剑上,在夜风衾手指转动下,这琼花方向一变,绕过长剑,旋转的花瓣擦过林启的身躯,他胸前的衣衫被绞成碎条,胸膛上也留下了琼花的印记!

琼花顺着它的轨迹‘啪’的一声回到了夜风衾的手中,他显得游刃有余。

林启捂着胸膛蹬蹬蹬接连倒退,在夜风衾面前他没有胜算,况且他是鬼族,岂会如同神族的人一样卖面子给他,不下杀手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当即掉头就走,他阻挡的时间也足够火护法逃离很远的距离了!

夜风衾不急的原因是因为这里就只有一个出口,他们要逃还能逃到哪里去,到时候不过就是多费些功夫,就算他林家的救兵来了又如何,鬼族的人岂会怕了他们?

而林启的期待似乎过于高了,他飞奔不过百里外就发现了一具尸体,他心头猛然沉下,想着不可能,可那最残酷的事情就呈现在他的面前,火长老被杀了,神器不见了踪迹!

“不!”

林启眼睛瞪大,看着地上的这一具尸体,在回想夜风衾这悠哉悠哉的表情原来他早就部署好了,他心中恨啊,浪费这么大的精力,还折损了他的丝衣,这件事,没完了!

就在此时,他眼中的恨意还未消失,一道银芒突然出现,毫无预料,毫无准备,依稀看见了一个人影,白衣飘飘,手中拿着剑,他的瞳孔中只看见了这剑,由剑尖传来的寒芒不断的扩大,他的呼吸顿时停滞了起来,时间仿佛都慢了,他倒湍脚步被分解成无数个步骤,死亡来临前的一瞬间,压抑的气氛都无法流转。

林启腰身一弯,这剑似乎就朝着他后方就这么去了,他庆幸自己躲过一剑,可不料想那人手腕一转,这剑在空中转折,在他露出毫无保留的项颈上,狠狠的划上了一道痕迹!

呲!

血液呈喷洒状态在虚空中喷出一个弧形,林启瞪大的眼睛中,有着骇然,不敢置信的神情,他为何会死在这里?

嘭!

如同烂泥一般跌落在草地上,吕宁蹲下身子拿起林启的手指输入神气,使其变的坚固,‘铛’这长剑切下一块碎屑掉落在草丛中,抬起不远处火护法的尸体,消失在虚空郑

短短几息时间,恰到好处的出手才是决胜的关键,这一剑不给他留下生机和思考的时间,快速撤离也不给其他人发现端倪的机会。

夜风衾在几个呼吸后慢慢悠悠赶来,他本已锁定林启的气息,不过在他气息消失的这一瞬间,他就加快速度赶来,可是等着他赶到,吕宁的事情早就办妥,夜风衾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到底是谁捷足先登了。”

他哪里会想到还有这样一出,这里是林启自己选的地方,不可能有人事先埋伏在这里,因为这里的兽被压制是由那日月合离刃出世才开始的,当时大家的心神都被这个东西吸引了去....就这么一想,难不成真有戎挡住了诱惑而来到了这里?

在夜风衾站在林启面前发呆思考之时,石护法也脱离战场而赶来,可他面前出现却只是林启的尸体!

他心头猛然跳动,暗道完了,狠狠看一眼夜风衾,可他什么也不敢,什么也不敢做,绕道一方,瞧的他没动作,扛起林启的尸体,快速离开了这里!

这一次,鬼族和林家可是结下死仇了,吕宁打的正是这个算盘,光是日月合离刃连着那丝衣不见了,或许林家的人也只能咬着牙齿往肚子里咽,可若是他们的三公子被鬼族的人打死了,这事情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大家都瞧见了,是鬼族的人在追赶林家的人,而那个方向没有并没有其他人,在加上还有石护法这个人证在,他们想否认都没有办法了!

而取走火护法尸体也是为了疑惑鬼族,让他们自己去猜测,就算他们后来都醒悟了过来,可这火护法去了哪里就成为一个谜团了,连同林家的人都会起疑心。

而因为日月合离刃被吕宁扔进了鸿蒙空间中,这隔绝气息的东西可谓是绝强,这本来被镇压的兽此刻都慢慢恢复了过来,抖擞身躯,对着刚才那莫名的威压显得极为不满,这神器之威在它们之上,可是万年过去了,它们已经忘记了上一次臣服在主之下的感觉,这让它们显得极为的狂躁,一时间吼叫声音响彻,兽们又恢复了行动力,在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还留在深林中的人顿时慌了神了!

夜风衾脸色越来越难看,难不成是这日月合离刃已经离开了这一方世界?不然这里的兽怎么突然复苏了,可短短时间又怎么可能被带出去,他怎么也想不通,可眼下却被困在了这里,而他的面前也出现了一头兽正虎视眈眈的望着他。

石护法暗自庆幸跑的快,可还是留有一半的路程需要走,不过好歹他离开了最中心的地带,他想着那鬼族的夜风衾还在里面,顿时有些想笑的冲动,真是活该了!

而吕宁在前往镇压法阵之地,周围的兽突然醒来可是极为不好的预兆,他只得咬咬牙在将这日月合离刃拿了出来,这钻心的疼痛饶是吕宁也吃不消:“妖龙,你感伤我,老子定让你挫骨扬灰!”

神器中弥留的血液似乎听懂了吕宁的话语,它并没有变得温和,反而变得更加狂躁,显然它也会推测,能知晓它的人还能有什么人!

这气息比原来更加强大,滚滚黑烟冒出,这日月合离刃颤抖不已,其内部的正气也在做抵抗,两股气息交缠,这威压大杀四方,波动直接扫过吕宁,让他内腑一阵动荡,忍不住一口鲜血喷洒了出来,可他还是要坚持将这东西送回去!

而在外那些蠢蠢欲动的兽因为这威压又沉寂了下去,本以为要开战的众人,劫后余生,可随后的波浪气息,险些又要了他们半条命。

夜风衾被这气息扫过,眼神一眯:“被个老鼠偷了去,也不知道是谁,被我抓到,让你生不如死!”

他脚下一踏,朝着这波动扩散的方向跟随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