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六十一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大爷爷。”

白媛一脸笑容地走进来,:“我是有事对熙姐姐。”

白虎升一怔,道:“你认识熙?”

“有过一面之缘,算是认识吧。”白媛脸上露着微笑:“我知道熙姐姐非常关心刘铭的安危,所以我亲自来告诉她刘铭的消息。”

白虎升眉头皱起,喝道:“白媛!”

但是他的话音刚落,白媛便开口:“熙姐姐,刘铭死了,牺牲了!”

轰隆!

一道惊雷在陆熙脑海中响起!她眼神发直,死死地盯着白媛。

“不可能?你是想这三个字吧?”白媛笑着,掏出一张单子,向陆熙走了过来:“给,看吧。”

陆熙接过来那张单子,当视线落在那张单子上的那一刻,眼泪就已经从眼角滚了下来。

这是一张死亡证明。

白媛双手横在胸前,道:“熙姐姐,你看好了,这是部队医院开的死亡证明,不可能造假的。”

陆熙眼泪一直流,手一直在抖,最后连全身都抖。良久之后,她把那张死亡证明狠狠仍在地上,指着白媛的鼻子,骂道:“你放屁!这一定是假的!你一直想得到刘铭,但刘铭根本不喜欢你,为了分开我们你才想的这个办

法!这张死亡证明一定是假的,一定是!”白媛一笑,道:“熙姐姐,你对我有误会,我不怪你,但是我请你有点常识,这是部队开出的死亡证明,你知道部队的一张死亡证明牵扯到多少东西吗?还有,如果刘铭

现在是健健康康的一个大活人,他能让部队的医院给他开出来一张死亡证明吗?”

陆熙捂着耳朵,一边哭着一边摇头:“我不信,你的每一个字我都不信!你撒谎!一定是你撒谎!刘铭怎么可能死呢?怎么可能死呢!”

白媛道:“你不相信我的话,但你总归相信白司令的话吧!大爷爷,事情我已经了,你就是想瞒也瞒不住了,告诉她真相吧。”

白虎升责备地看了白媛一眼,叹了口气,望着伤心欲绝的陆熙,道:“熙,刘铭真的牺牲了。”

“不可能!”

陆熙望着白虎升,“你刚刚不是还……不是还……”

白虎升又叹了口气:“刚刚是你爸怕你太过伤心,所以让我对你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陆熙依旧摇头:“不是这样的!你是白媛的爷爷,你一定是和她串通好了!”白虎升摇了摇头,沉声道:“熙,我不知道你和白媛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无论你们之间有什么故事,就冲你几次救下了灵微的性命,我也绝对不会偏私情来骗你的,还有,刘铭是我带过的最棒的一名军人,在我心里,他就像我的亲生儿子一样,我绝对不会因为任何原因,来谎称自己的儿子去世!孩子,刘铭牺牲对我们来都是一件非常

残酷的事,我希望你能认清现实,振作起来。”

如果白媛的话是一道惊雷,那白虎升这番话便犹如一根稻草,一根彻底把陆熙压垮的稻草!

陆熙望着白虎升那张脸,正直且真诚,他的话,怎样让人不相信呢。

陆熙非常认真地盯着白虎升的脸,想从那张脸上找到一丝一毫的不自然,这样她就能顺理成章的怀疑他刚刚的那番话。

结果,根本找不到!

哪怕一丝一毫的破绽都找不到!

最终陆熙眼前的那张脸越来越模糊,最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混沌黑暗的空间里,陆熙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她慢无表情,走得很慢,整个人犹如一个无意识地行尸走肉一般。

忽地,她脚下一顿,似是被绊到了,她依旧面无表情,想继续向前走,可是脚下有东西绊着,怎么也走不动。

“救我!”

忽地,脚下传来一道痛苦的声音。

闻声,陆熙浑身一抖,下一秒眼神便恢复了神采,表情变得紧张起来,蹲下身子望了过去。

只见自己脚下是一个人,正趴在地上。

“救我!”

“救你?你是谁啊?你的声音听着好熟悉啊!”陆熙望着地上的人,口中喃喃地重复着:“你是谁啊?你到底是谁啊?”

这样不断地重复着着,陆熙把地上趴着的那个男人从地上翻了过来,看着那张脸,顿时怔住了,她大声惊叫:“刘铭?刘铭你怎么了?刘铭!”

那张脸,是刘铭的脸!

只见他眼神发直,面无表情,嘴唇微动,只是简单地重复两个字:“救我,救我,救我……”

陆熙急坏了,“刘铭,你到底怎么了刘铭?我救你!我到底要怎么救你啊?刘铭,告诉我啊!刘铭!”

“刘铭!”

陆熙惊叫一声,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一双手扶上了她的肩膀,“熙,你醒了。”

陆熙低着头,回应道:“妈,我睡着了吗?”

林语嫣担忧道:“你晕过去了。”

“白媛呢?”一提到这个名字,陆熙便犹如一头炸了毛的母狮子。

“她和白司令昨就已经走了。”林语嫣回答道。

昨?

陆熙下床拉开窗帘,刺眼的眼光照的她有点睁不开眼。

已经是第二早晨了吗……

“熙,你没事吧,你出了好多汗。”背后传来林语嫣担心的声音。

听到林语嫣的话,陆熙才感觉到自己的额头还有背后全是冷汗,她回过身径直走向浴室,:“妈,我没事。”

从浴室出来之后,陆熙便开始换衣服。

“熙,你这是出去吗?”林语嫣见她换衣服,便关心地问道。

“嗯。”

陆熙应了一声。

“你去?”

“我去找刘铭。”陆熙回答道。

林语嫣眼神趾露出担忧,她怕陆熙从刘铭牺牲的事情中走不出来,现在看来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熙……”“妈,当初我爸假死三年,你不是也一样没有选择忘记他么,你不要劝我了,我要去找刘铭,他要是活着最好,要是真的死了,我也要把他的尸体背过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陆熙穿好衣服,眼神坚定无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