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二章 心中有她,如何无我?(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慧明大师告诉你的?”步休想道:为什么?这件事不应该瞒着欧阳信的吗?慧明大师究竟想做什么?

欧阳信仿佛看出了步休的疑问,放下茶壶笑道:“可能是因为我太聪明了吧。我看出了慧明大师的目的,只对他提起两句,他便将所有计划都告诉我了。毕竟我对佛门的理解可比你多,所以反应也更快一些。”

“这原本是对你和智能都好的事情。”

“我明白。慧明大师也说了,既然我能提前看出这些事,那么这个计划对我的帮助就极为有限。‘不愧是先后闯过黄泉刀和鸳鸯路的人。’”欧阳信学着慧明大师的语气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大笑道:“他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让我准备进舍利塔闭关了。”

“你还真是个天才。”步休也笑了:“你想去?”

“想去。”欧阳信感慨道:“我再天才也比不上你。你是我见过最妖孽的人了,连夜一都不如你。”

步休摆手不提这些,好奇问道:“舍利塔中究竟有什么?舍利子吗?”

欧阳信点头道:“舍利子肯定有,有几颗甚至比慧明大师给你的那颗舍利子要好得多,但舍利子只是提供给我们一个好的领悟环境罢了,真正考验人的,还是其他秘法。”

步休沉吟道:“就像黄泉刀和鸳鸯路那样?”

“没错。”欧阳信严肃道:“黄泉刀只是孩子们的试炼场,舍利塔则是与鸳鸯路相同的杀人之地。鸳鸯路唯无坚不摧之爱可破,舍利塔无舍身舍死舍我之意不活,这些都是对自己内心的考验。没有人能一直欺骗自己,除非真的看透。”

步休担忧道:“走过鸳鸯路的你,真的能从舍利塔中走出来?如果你真的看透了,那鸳鸯路岂不是徒有虚名?”

“看透的方向有很多。”说到这里,欧阳信嘴角挂起一丝略带疯狂的笑意答道:“舍身舍死舍我,不舍她,不就行了?”

“你果然成了癫僧。”步休肃然摇头道:“我不这么认为。”

欧阳信闭目诵经,片刻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轻声问道:“那步休你是怎么想的?”

“有些地区的僧人,是允许结婚、爱人的。”步休也喝口茶道:“如何把小爱变成大爱,把小舍变成大舍,把有我变成无我,才能最终选择‘放下’,而不是选择‘执着’。”

“有我变成无我?心中有她,如何无我?”

“这得问你自己。否则你永远也走不出舍利塔。”步休道:“我不建议你进舍利塔。”

“慧明大师不会害我。”

“可你会害了你自己。”步休放下茶杯盯着欧阳信的眼睛说道:“你太执着了,执着会使你进入死循环。”

“我想成为圣僧救她,但如果成为圣僧就要无我……难道你是想让我忘了自己也忘了她?难道你想让我成为圣僧,救活她之后对她说一句‘你我情缘已了’然后飘然离去?我欧阳信,就是不成为所谓的圣僧,也不会这么做。我欧阳信,哪怕不救她,也不会让自己忘了她。”

“有些自私。”步休终于露出了笑脸,说道:“但我就知道你是这么想的。”

步休嘬了口茶说道:“你太聪明了。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两面疯佛,会变成一个执着的癫僧吗?”

“我当然知道。”欧阳信说道:“我先和佛打起来了,然后又和我打起来了。”

“很精辟。想救思柔的你,是现在的你;救活思柔后再忘了她的你,是佛;宁愿不忘了思柔也不救活她的你,是魔,也是真正的你。你不仅和佛打了起来,你还和你自己打了起来。”步休鼓掌道:“想必慧明大师也看到了这点,因此我想,进不进舍利塔,才是对你真正的考验。”

“步休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只有圣僧肉才可以就思柔?哪怕我懂法则也不行?”

步休摇头道:“抱歉,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只要懂法则,是不是圣僧,应该无所谓了。”

“理由。”欧阳信灼灼地盯着步休。

“那颗舍利不是慧明大师给我的,而是白睿给我的,连同那个法印……我亲眼看着他做出了这两样东西,慧明大师也看到了,所以他知道那颗舍利其实也就中等偏上而已……但白睿他,真的做出了与佛有关的东西。至于能不能救活思柔,我不知道。”

欧阳信再次问道:“那你说,我能不能在成为圣僧救活思柔后,再次抛弃圣僧选择思柔?”

“有可能,这要看你自己。”步休说道:“想成为圣僧,就要先真真正正,彻彻底底忘掉思柔。这一点上,你不能自己骗自己。在那之后你还会不会爱上她,这要看你自己。”

欧阳信有些痛苦地闭上双眼,许久后才再次睁开,说道:“你认为,我和白睿想比,差距有多大?”

“无论是天赋还是情商,你都不比他差。”步休严肃道:“我就是怕你,继续这么下去,会变成下一个白睿——天赋卓绝、执着、疯狂、心中却又有着大义和大爱,有成为心魔的潜力。”

“呵呵。”欧阳信笑道:“听你这么说,我受宠若惊。”

“你瞧,你和白睿真的挺像。”

“强者都很像。”

“决定之后告诉我答案。”步休说道:“智能成为圣僧的可能性比你大多了,虽然他有白蝶,但是他看得开,至少没有你这么执着,这么疯狂。”

“那是因为他不知道你们即将要对他做的事。”

“无论他怎么选择,我都会保证不让他和白蝶受到真正意义上的伤害。”

“随便你了,我和智能其实不是很熟。”欧阳信道:“我只是觉得他头上的两撇头发很有意思而已。”

“我真心希望思柔能够醒来。”步休起身背对着欧阳信说道:“不仅仅是为了她,还为了你和天下苍生——你和白睿的区别,就在于你有思柔,而他没有。”

“所以你可得多帮帮我啊。”欧阳信爽朗笑道:“否则我就会和他一样为祸世间了。”

“你可是我大舅哥……”步休嘟囔道:“又不是我儿子。如果你为祸世间,就凭你的执着劲,肯定比他还恐怖。”

“我也不想看到那个我。”欧阳信思索道:“所以,我究竟该怎么做啊……”

“如果你也怕变成魔头。”步休笑道:“那我还是建议你先成圣僧比较好。”

欧阳信点头道:“所以,我要进舍利塔?”

“进吧。”步休承诺道:“即使你出不来,我也会想办法帮你抓一个圣僧,把嫂子救活的。”

欧阳信笑道:“你看看,我早就说要进,慧明大师也让我进,就你偏偏不让,现在还不是同意了?”

“你套我话?”步休哭笑不得道:“你可真行,这些你都想到了?”

“你都把我夸成心魔了,我还能想不到?”

步休一脚踢在了欧阳信身上,大声叫道:“别以为你是我大舅哥我就不敢踹你!”

“别别,我可打不过你。”欧阳信连忙求饶道:“我要是心魔,那你就是夜魔了,我认输。”

步休收脚道:“行了,保证我已经给你了,你就放心去吧。”

“我相信你。”欧阳信揽着步休的肩膀,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最后我再陪你露露脸,给你增强可信度,让你们的计划更顺利一些。”

“慧明大师让你做的?”

“他没说,但我猜到了。”

“唉,人人都这么精明,但心魔只有一个,果然这世界还是要用实力说话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