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九十三章 夫妻对话(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徐可儿回到家中的时候,王景林正陪着孩子玩耍,他看到老婆回来了,眼睛泛出光彩。他急忙走过来,抱住徐可儿道:“老婆,你走的这几可把我想坏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徐可儿撒着娇问道:“你有什么感觉呀?不会是觉得我走了,家里清净了好多没有人烦你了吧?”

王景林急忙道:“不是这样的。你知道吗,你走了之后,我感到非常空虚,孤独无聊,就好像半边都塌了下来一样。尽管我知道你是去外面散心了,可是我依旧害怕你像鸟一样一去不复返。”

“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呢?”徐可儿在王景林的脸上亲了一下。

“我知道你舍不得离开我,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我真的害怕有一你会厌倦了我这张脸。”

“你什么呢,我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吗?再了,你对我那么好,我去哪里找像你这样好的男人呢?”

王景林道:“怎么找不到?你年轻漂亮,又有头脑,又有钱财,像你这样的女人充满了魅力,喜欢你的男人都得排成队。”

“我谁都看不上,放心吧。”

“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喜欢空手套白狼,我真的担心那些别有用心的男人会给你下套,使用花言巧语让你忘记我。”

徐可儿拍了拍王景林的脸蛋道:“别胡思乱想了啊,就算我忘记你,我也忘不了咱儿子呀,那可是我亲生的。再了,我这臭脾气谁能受得了,没本事的男人在这里都得像臭虫一样被我踩死。”

王子键看见妈妈回来之后没有跟自己话,而是与爸爸闹个不停,他生气地道:“妈妈,你重色轻友,你不想跟你儿子话,居然跟那个老男人那么亲近,真是讨厌。”

徐可儿一听假装生气地道:“儿子,不许乱话。爸爸怎么会是老男人呢?他是你的爸爸呀!”

王子建嘟着嘴道:“我才是鲜肉,爸爸都长胡子了,每都用胡子扎我,弄得我的脸痒痒的,我就等着你回来替我报仇呢。你居然和他合起伙来冷落我,你让我以后怎么相信你啊?”

王景林板着脸道:“臭子,这么快就出卖爸爸了?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你不是一直给我拍马屁要好好的孝顺我,还给我敲背给我洗脚吗?怎么见到你妈妈就就改变主意了呢?”

王子健淘气地笑着道:“妈妈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她不在家的时候,我当然害怕你把我拐卖了,我更担心你给我找一个后妈。我看电视上讲的很多故事,孩子被后妈殴打伤害的。我可是你亲儿子,如果有那么一,你找了个女人来到家中,我就把你们两个都绑起来卖掉。”

王景林急忙道:“你妈妈在我的面前,我向你们母子二人发誓:今生今世我会对你妈妈忠贞不二,如果我有一点外心,就让打……”

王景林话还没完,徐可儿急忙捂住王景林的嘴巴道:“你可别瞎。”

王景林拿开徐可儿的手郑重地道:“我没有瞎,如果我王景林有对不住你的事情,就让打雷劈,让我不得好死。”

徐可儿责怪道:“你怎么能乱话呢?心一语成谶。”

王景林哈哈笑道:“老婆,放心,我绝不自食其言。”

王子键指着爸爸认真地道:“爸爸,你要记住你今的话,如果你敢欺负妈妈,让这个誓言马上生效。”

徐可儿一把抓住儿子训斥道:“子键,你怎么这样爸爸呢?”

王子建挣脱徐可儿的手道:“这话是他自己的啊,再了,你没看见现在那么多的男人在外面找了三之后抛妻弃子吗?我们母子两个人要永结同心,一致对付他们。”

徐可儿笑道:“宝贝儿,永结同心的话不是用在母子身上的。”

王子建道:“那就换一句话,我们母子二人一定要携手并进,消灭我们共同的敌人。”

王子建用手向王景林比划着枪毙的姿势。

王景林道:“放心吧,这辈子我都不会伤害你们的,如果有那么一次,我也宁愿伤害我自己,你们两个人就是我的心头肉。”

徐可儿挽着王景林胳膊道:“老公,你知道吗,我在棉城那几有很多感触,我突然想到人生其实是很短暂的,对于每个人来都像是一场电影。这个电影里面有喜怒哀乐,也有悲欢离合,我们都是电影里面的主角,我们尽力让自己的人生演绎的精彩绝伦,同时我们也要珍惜我们的生活,人活在世上不易,一家人共同努力,互相包容,才能把这场电影演得美好感人。”

王景林道:“是啊,不管怎么,我和你之间的这场电影才刚刚开始,我们未来的路还很长,我愿意做你一生中的男主角,愿意做你的陪衬,呵护你的一生。”

徐可儿道:“其实有的时候,爱情是美丽的,有的时候也会是灰暗的,但是当一个女人遇到了一个愿意把她捧在手心并且愿意陪伴呵护她一辈子的男饶时候,这才是女人真正的归宿。”

王子建捂着肚子道:“行了,行了,你们老夫老妻的不要在这里秀恩爱了,你们的儿子都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了,如果把我饿死了,将来你们就娶不到儿媳妇,娶不到儿媳妇,将来你们抱不到孙子了。你们这么大的家业就没有继承人了,到时候你们老两口没有人伺候多可怜呀。”

王子建了一堆,把徐可儿夫妇逗得捧腹大笑。

徐可道儿子:“妈妈知道错了,妈妈现在就去给你做饭,你要好好成长,将来给我生一个大胖孙子,然后让我们王家的产业得以继承,让我们王家的祖业发扬光大。”

王子建举着拳头做出努力的样子。

马丽丽回到家中闷闷不乐,也不话,躺在床上发呆。周超以为马丽生病了,找来大夫给她检查,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周超把马丽抱在怀里问道:“老婆,你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在外面玩的开心吗?”

马丽无聊地道:“去了一趟棉城,有些事情非常震撼。”

周超忙问道:“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震撼呢?”

马丽道:“我们消灭了一起涉嫌违法的着名的酒吧。”

周超兴奋地道:“很厉害呀,一定又是你出的主意吧?我就知道你鬼点子多。”

马丽道:“那当然了,你老婆可不是白给的,虽然不像李东姐她们那样会武术,但是我可以用计谋打败那些坏人。”

周超道:“这个我相信,你的聪明才智不是一般人能比得聊,就连我的头脑与你相比也逊色几分呢。”

马丽道:“多谢你的夸奖。”

马丽推开周超把头放在了枕头上。

周超感到马丽很奇怪,似乎与自己在故意保持着距离。

周超问道:“老婆,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有什么话你就,别把自己憋出病。”

马丽直截帘地道:“我们从认识到结婚现在已经过去七八年了吧,我们的孩子也四岁了。这几年,我一直对你崇拜深爱着。但是我想知道你内心深处对我是什么样子的,能吗?”

周超低着头在马丽脸上吻了一下,问道:“丽丽,你难道不知道我对你的心吗?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是我我生命中的全部。”

马丽有些吃醋地问道:“那么在你内心深处就没有五月的影子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