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二十七章 斩(1 / 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堂后徐温勃然大怒,推开刘秉冲了出来,听得声音徐博看去见是徐温吓得脸色发白:“……爹!”

“住口!畜生,好恨得心呀!我徐家这么就出了你这个畜生。”

罢!一转身将一士兵腰部的宝剑拔了出来,便向着徐博砍去赵义眼疾手快,一把夺下,连道:“徐将军息怒,切慢动手。”

“滚开,今日不斩了这个畜生我徐温无颜面见祖宗。”

这个时候刘秉也追了出来,连向张如请罪,张如示意无事,刘秉心安。

徐温要斩徐博,赵义拦之!这时,徐博叩头求饶:“爹,我错了,我错了。”

“畜生,你连自家兄弟都杀,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话之时徐温眼睛湿润,又道:“为达到目的你是什么也做得出来呀!”

“爹,我错了,求爹饶了我罢!我保证,以后好好做人。”

“畜生,迟了!”

张如看着徐温心中突然一痛,却不知为何,估计是徐平安的缘故。

遂起身下得堂来,见张如下堂众人纷纷起身。

走至徐温身前,徐温看着张如突然将老泪纵横,张如跪地,大声而道:“孩儿参见父亲大人!”

这一刻,张如感觉眼睛酸酸的。

这一声也叫的徐温心中一痛,老泪纵横连将张如扶了起来:“我儿无事,我儿无事啊!苍有眼,苍有眼。”

罢!将张如一把抱住。

宽厚的肩膀使张如愣住了,自他便没有被爸爸抱过,有时候看同学爸爸到学校门前来接同学扑于怀中,张如便是非常的羡慕,他好想知道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

今日,他终于知道了,那是一种安全的感觉,任凭狂风暴雨这个肩膀为他遮风挡雨。

随后徐温放开张如,笑着流泪,仔仔细细的看着张如,连了三个好字。

这时刘秉走上前来,在徐温耳边了一番话,徐温便随他而去。

至堂后刘秉向徐温分析了一般,徐温听得张如必杀徐博脸瞬间僵住了,过了好一阵,深深叹了一口气,道:“我已知平安不会放那个畜生离去的。方才你言陇帝待平安如兄弟一般,而平安如今位极人臣,秦议断然也不会放之!”

“你明白便好!”

刘秉完,徐温便不再话了,可以想到他心里是很难受的,徐博在不好也是他之子。

若是他人要斩他必求之!可要斩之人也是他的儿子,并且当年差点被徐博害死,他子平安率领大军攻入梁国统一有之!报仇亦有之!

见徐温不语,刘秉道:“你也不必伤心,徐博所作所为怒人怨,如此罪行无论是谁皆不会放之!况且,你也应该明白,平安之母若不是徐博之母安能去呼?那时平安虽幼却也懂事,我想当年之事他一直埋在心里。”

徐温看着刘秉,叹息一声,道:“我这便回府去了。”

刘秉点头:“也好,此间事了我随丞相一同来。”

完之后徐温便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堂后。

徐温很明白,徐博之罪罪无可恕,可比较是他的孩子,能活着是最好的。可徐温也知道,张如是不会放过徐博的。

兄弟之情早已经在当初徐博要杀他的时候烟消云散,现在有的只是仇恨。

堂前,张如一番问话之后便命人将徐博押至落凤江,来也奇怪,刚才还好好的江水突然之间狂风大作,江水波涛汹涌,极是可怕。

众人皆是好奇。

来至江边,张如摆上贡品,点燃香烛,又走到徐博跟前,微微一笑,对徐博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里吗?”

徐博恐惧的不出话来,张如笑道:“因为当年你便是在这里逼我投江的,我今日便也在这里送你上路。”

徐博睁大了眼睛,眼睛之中满是恐惧,大喊求饶。

张如来至贡桌前,心里念道:“徐平安,我将徐博带来了,你且看着我这便送他上路。”

转过身看着徐博,张如缓缓抬起了手,又猛地落下大喊一声:“斩!”

声音落下士兵一刀斩下,徐博身首分离。

头颅掉入了落凤江中,飘飘而下。

也就是这个时候江面瞬间风平浪静。众人皆是大惊,这是什么情况?

斩了徐博之后张如命人将其尸体带后,为使徐温心里好受一些张如命人将徐博与死去的梁公主合葬一起。

当打开梁公主棺材的时候发现梁公主咽喉位置的骨头上一片黑色,士兵上报张如,张如叹息一声,便叫士兵将他们埋之!

徐博的果然不假,梁公主真的是他毒死的。哎呀!这个人可真的是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自己妻子,梁国公主也敢毒害。

埋葬二人之后已暗下,张如吩咐一番之后便与赵义,韩玄,刘秉几人向着徐府而去。

因没有提前通知,徐府一众下人不知张如到来。

到徐府门前被下人拦住,言他家老爷已经睡下了。

徐温肯定没有睡下,今日的他只怕是夜不能寐。下人如此之也是为徐温好,害怕这些人对他们老爷不利。

由此可见徐府的这一众下人是很忠心的。

刘秉上前:“你们呀!今日我来便是如此,此刻又是如此,当我是傻子不成?快去告诉你们老爷。”

“大人,我家老爷真的睡下了。”

“你们知道这位是什么人吗?”

下人摇头,刘秉道:“这位便是大陇国当朝廷丞相张如,还是你们少爷。还不去禀告一声。”

一听刘秉之言下人大惊看着张如目瞪口呆:“…………人这便去告诉老爷。”

下人转身而去,不一会徐温引着一众下人来至门前,见张如与众人站在门前徐温便要拜之!张如立刻上前扶起,笑道:“爹,不必如此。”

徐温道:“我儿乃下之丞相,你为虽为父子亦要拜之!”

韩玄道:“徐将军,被必如此了。您乃丞相之父,陛下赐丞相不拜之礼,今徐将军也应如此。”

赵义道:“是啊!徐将军。”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